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潍河红叶

三千年读史,不外乎功名利禄;九万里悟道,总归诗酒田园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七绝 婆媳情(原创)  

2016-10-03 13:47:00|  分类: 谷子诗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 少时老井早已不见,但井上“三妈”还在;发小叔叔已去,可患难之妻独伴“婆婆”依然;辞别“三妈”,越后街,步杏园,一阵秋风过后,余凄凄然......

井上三妈百岁春,杏园发小十年坟。

遗孀远子长相守,一盏孤灯俩老人。

七绝   婆媳情(草稿) - 谷穗 - 潍河红叶

注(1)“井上”,方位,指村里后街石井附近的住户;“三妈”,发小之母,排行老三,按辈分称为奶奶;“百岁春”,一百岁,“春”,指代年,岁。

    (2)“杏园”,我家的后园;“十年坟”,去世十年。

    (3)“遗孀”,丈夫死后留下的妻子。常用于书面,口头语为寡妇。“远子”,因服侍年迈婆婆,而远离儿子,此指余发小之妻,也过花甲,故称之为“俩老人”。

后记: 我族二十四孙新添一女,百日庆典时,因在济南,不能按时赴宴,归故的第二天,余便驱车前往。一来为刚面世不久的侄女,二来顺路看看井上三妈。

         小侄女不必说,同其他新生儿一样,给本来平静的家庭带来繁忙,带来生机,也带来希望和梦想。可老年丧子的三妈,婆媳相依为命,十年来常常绕余心怀。

        她是我村唯一的一个百岁老人,儿子是发小好友,长余一岁,两千零五年因病去世。膝下一子,大学毕业后,在潍坊工作,前年完婚。

       中秋的家乡,早已不见了旧时模样,但依然带着儿时的记忆;后街尚在,老井“作土”,但井上人家依然,门前铺满金灿灿的玉米、谷子、大豆......

        “三妈”家的院子里,婶子正在晒凉玉米。见我们到来,先是客气地打着招呼,然后带我们进屋子。

       “三妈”坐在炕上,怀里报着个枕头,头脑还清醒,打量了一番,不一会儿就喊出了我的名字,叫着我儿的乳名问这问那。话语间眼里含着泪花。话语间的那一轮,我读懂了她的内心。

       我知道她一见我,便想起了他的儿子,但她没有说。担心她伤心,我也没有提及,安慰和祝福了一番,示意老伴,握了握她那似干柴的手起身离开她的房间。

       叔叔家的院子没有特别的变化,只是比以前冷清了许多。压井还是那个压井,农业工具还是那些,只不过农业机械不见了。

      “婶子,您真不容易!还种地吗?”跟送我出门的婶子攀谈起来。

      “还有二亩,保证口粮,不种那么多了,现在好了,有低保,百岁老人,每月还有六百元钱,俺娘俩就够了,波也成家了,去年买上汽车了.......”      见状我便插话:“是呀婶子,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,你看这不,波有了房子,也买上了汽车,儿媳妇还是大学老师,您现在好了!就等着抱孙子了.......”

       她苦笑起来。“上次带着媳妇来家,我跟他们说,你们回去过自己的日子吧!我也帮不上您......家里放心,我把您奶奶伺候好,你们来家的时候,还有个家......”,说着眼角流出了泪水,看那神态,内心却充满希望。

      步出家门,走后街,婶子朴实而简单的一番话,使我陷入沉思:一个妇道人家,丈夫去世后,独自持家,与婆婆相依为命,寒暑相易十个春秋。她虽无文化,势单力孤,但至善、至真、至纯,非兄弟姊妹成群者所能及,名人大腕所能比也!

      驻足杏园旧址,回首门前发呆的婶子,秋风里,弱小的身影蓦然间高大起来.......(丙申年十月初三补记于济南)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27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